历险中国:


一架相机镜头下的发现之旅



 “在上海,古老年代的脉搏仍在跳动不息,却似乎终归沉没在时间里,
正如一只被遗忘在荒漠上的钟表。”


引自: 威斯顿·休·奥登 (Wyston Hugh Auden)、克里斯托夫·依舍尔伍德 (Christopher Isherwood): 《战地行》 (Journey to a War)





在这段至今鲜为人知的德中合作佳话里,欧根·弗雷格勒 (Eugen Flegler) 无疑占有一席之地, 他不仅是一名科学家及教师, 也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因身在中国而满怀 幸福的人, 一个用自 己的心去探究这块土地的人。

三十年代末,他作为电工学的教授任教于上海同济大学,这所有德国特色的学校。他的一家就住在吴淞,即学校的总部所在,距市中心以北二十公里。授课之余, 他倾心于摄影,一部莱卡相机从不离身。他多取景于日常生活及旅行印象,也涉及一些关于战争的紧张场面。他的足迹主要布于上海和长江三角洲一带,亦达至乡 间。怀着一颗好奇之心,他不拘于一隅,走进人群、走进他们的生活,尤其钟情于普通人和田间生活。他虽不是一名职业记者,却是一位感觉敏锐、积极参与的时代 见证人,他手中的相机就是他最好的媒介,让他走近另外一种文化、另外一个国度中。

Eugen Flegler

当莱卡I型相机二十年代中期进入市场时,它掀起了摄影业的一场革命。与到这个时期为止的中型、大型相机相比,这种小型相机轻便、灵活得多,人可以在一卷胶卷上拍出36张照片,而其他相机只有六张,有的甚至只一张。弗雷格勒手上的是莱卡III型,当时最新的型号。尽管技术改进了许多,但较之今天的相机,这部相机对摄影师的想象力要求非常之高。这部机器上采用一个极小的取景器,这里面所取到的影象,也就是弗雷格勒热衷拍摄的水中的影象,可以小到几乎看不见。从他的许多照片可以看出,拍摄前他做过认真的思考,而且他与相机几乎融为一体,相机镜头所触,即人心所及,这也正是专业性与业余性的区别所在。弗雷格勒没有打算做职业摄影师,他只是教授而已,但却把手中的相机运用得如职业般出神入化。

弗雷格勒使用的是50毫米系列镜头,并且罕见地使用带反射镜的广角物镜,这样,当摄影师不想从正面拍摄他对面的人像时,则可以从一个角落取景。弗雷格勒也掌握显影艺术,曝光和过渡都很恰当,他从底片上传达出了最佳的摄影效果。

 

在他的遗物中,有大约六百张摄于中国的照片,它们现已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讲述了大都市生活的另一面,是极为难得的摄影作品。通过细致的洗印与放大,瓦尔特·迈尔 (Walter Mayr) 制作出了高质量的手工翻印照片,弗雷格勒的照片由此得以首次展出。

欧根·弗雷格勒于1897年生于德国黑森州南部的奔斯海姆 (Bensheim),曾就读于达姆斯塔特技术大学 (TH Darmstadt),三十年代成为技术电子学教授,任教于慕尼黑技术大学 (TH München),之后前往上海。由于中日战争,他携家眷于1938年年底提前结束任期回到欧洲。1948年起任教于亚琛技术大学 (TH Aachen,现今简称RWTH),并多年担任该校校长。弗雷格勒一生曾多次获奖,其中之一为联邦德国大十字业绩勋章 (das Große Verdienstkreuz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1981年弗雷格勒去世。这些照片及遗物现由他的女儿所有,她现生活于卡塞尔市 (Kassel)。

 

©  Eugen Flegler

„Obwohl Flegler Amateurfotograf war, bestechen seine Bilder mit durchdachtem Aufbau und typischen Szenen. Einige erinnern an die seiner berühmten Zeitgenossen Andreas Feininger und Henri Cartier-Bresson.“

Die ausländische Presse

©  Eugen Flegler

„Flegler erlebte die prekäre Endzeitstimmung kurz vor dem Ausbruch des Zweiten Weltkriegs in der Metropole am Jangtsekiang. Nie verließ er das Haus ohne seine Leica. Das eindrucksvolle Resultat ist jetzt erstmals zu sehen – im Düsseldorfer Konfuzius-Institut und in einem begleitenden, zweisprachigen Fotobuch.“

Bonner Generalanzeiger

 

©  Eugen Flegler

„Es war eine von Ausländern nur selten besuchte Welt. Aber auch die chinesischen Fotografen konzentrierten sich auf die Städte. Es gibt daher kaum hochwertige Fotografien aus dem damaligen Alltag abseits der Metropolen – außer den rund 600 Bildern aus dem Nachlaß Eugen Fleglers.“

mare

 

 

彼岸上海欧根·弗雷格勒 (Eugen Flegler): 中国图画,1936-1938年

编者: 史岱帆·舒曼 (Stefan Schomann),  尼古林娜·哈克 (Nicoline Hake)、 柯尔德·埃贝施佩尔
(Cord Eberspächer)

照片翻印: 瓦尔特·迈尔 (Walter Mayr)

翻 译: 刘梅, 李妍

展地: 德国杜塞尔多夫孔子学院

 

 

详情请看……


最后的避难地——上海

 

罗伯特·劳伊文·索卡尔朱丽叶·杨珍珠的爱情故事

施台凡·舒曼 著

李士勋 译

 

 

 

(坐着火车看中国)

 

商务印书馆




“这是一座港口城市,在一个文化缺失的年代里,人们务实的经济盘算导致这里的人口膨胀到四百万。这些人大部分生活在拥挤的中国人聚居区,狭隘的街道笼罩在巨大的喧闹与嘈杂之下。主要商业店铺错落于上海一个面积狭小的地带,这个地带上有一条主街,街上高楼林立,这就是南京路。”
欧根·弗雷格勒
(Eugen Flegler)

制作绳索用的高塔